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歐盟及英國誹謗擇地訴訟現狀與司法實踐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20-01-22

  摘    要: 誹謗擇地訴訟是一種挑選法院的行為,英國獨特的名譽權等人格權侵權的認定規則體系、寬松的管轄權規則和偏重于保護被侵權人的實體法規則,是導致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這一現象的核心問題在于各國對人格權和言論自由兩種基本權利的保護側重點存在不同。隨著互聯網的進一步普及,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已影響到其他國家對言論自由這一基本權利的保護。由于誹謗擇地訴訟這一類型的名譽權侵權糾紛涉及上述兩種基本權利的平衡保護,在無法統一各成員國此方面實體法規范的情況下,歐盟試圖在管轄權規則方面使各成員國的立法趨同,從而間接減少跨國名譽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的原告挑選法院現象,英國一方面根據歐盟的立法和歐洲法院的司法實踐完善了管轄權規則,并于2013年修訂《毀譽法》,上述措施的結合有效減少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但歐盟在此方面法律適用規則的缺失,及英國脫歐進程進入尾聲,為該現象的徹底杜絕帶來不利影響。

  關鍵詞: 誹謗擇地訴訟; 《布魯塞爾條例Ⅰ》; 《2013毀譽法》;

  Abstract: Libel Tourism is a kind of forum shopping. The Anglicization of Libel Tourism is caused by the unique defining rules concerning torts of defamation and other personal rights, the loose jurisdiction rules and the preferences for protection of the victims in substantive rules of the United Kingdom. The key factor leading to this phenomenon lies in that various countries put different emphasis on the protection of personal rights and freedom of speech. As the wide spread of the Internet technology, this phenomenon has influenced the protection of basic rights such as freedom of speech in other countries. Because it is impossible to unify the substantive laws concerning the two basic rights of the member states of EU, the EU tries to make the rules and practice of jurisdiction among the member states to converge, thus decrease the possibilities of forum shopping concerning the transnational litigations of defamation indirectly. Correspondingly, the UK modified its jurisdiction rules according to legislations of EU and practices of the 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 also, it modified the substantive rules in the Defamation Act in 2013.The measures mentioned above will decrease the phenomenon of Anglicization of Libel Tourism. However, the lack of rules of applicable laws on the EU level and the process of British exit from the EU make it hard to eradicate the phenomenon.

  Keyword: Libel Tourism; Brussels Regulation Ⅰ; the 2013 Defamation Act;

  一、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的概念、成因及影響分析

  (一)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

  誹謗擇地訴訟(libel tourism),又稱“誹謗旅行”,指的是跨國名譽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的被侵權人,即使在侵權行為與某地聯系并不密切的情形下,也刻意在可能獲得最有利判決的國家提起訴訟的一種挑選法院的行為1。依據英國的管轄權規則,英國法院可以比較容易地取得此類糾紛的管轄權,又因為英國實體法偏重保護被侵權人,且有一套不同于歐洲大陸國家的有關名譽權等人格權侵權的認定規則,侵權人在此類訴訟的敗訴概率較大,而一旦敗訴,侵權人要支付一筆不菲的損害賠償金并承擔訴訟費用,基于上述原因,被侵權人往往選擇在英國法院提起名譽權侵權之訴,這被稱為誹謗擇地訴訟的英國化現象。
 

歐盟及英國誹謗擇地訴訟現狀與司法實踐
 

  (二)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成因分析

  造成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有:

  1.英國名譽權侵權概念體系較為獨特且管轄權規則較為寬松。主要表現為:

  其一,英國有一套獨特的與名譽權侵權相關的概念體系。例如:每一信息向他人作了傳遞,這一行為視為“公開(publication)”,依據英國法的規定,每售出一份報紙,均視為一次公開,觀眾觀看電視節目的行為,也被視為電視節目中的信息向觀眾進行了公開。因而,一份以法國讀者為主要受眾的報紙,即便該報紙在英國只售出了一份,這也會被視為該法國報紙在英國進行了公開;同理,如果英國聽眾能夠收聽到某一法國電臺的廣播節目,該法國電臺節目的內容也被視為在英國進行了公開。隨著互聯網的普及,英國法院對這一概念進行了類推解釋,在涉及互聯網平臺的跨國名譽權侵權糾紛中,英國法院在多個判例中認為:只要信息被置于互聯網上,且能從英國瀏覽該信息,就視為該信息在英國得以公開,英國法院并不會深究該信息針對的受眾到底位于哪一個國家。實際上,互聯網上的任何信息幾乎都可以在包括英國在內的全球各地瀏覽,因而,依據英國法院的觀點,互聯網上的任何信息幾乎都可以視為在英國得以公開。在現今的商業模式中,傳統的紙質出版物也會通過互聯網平臺進行營銷推廣,以紙質書籍為例,許多紙質版本的書籍可以通過網絡電商平臺發售,就英國法的觀點而言,只要英國的讀者通過該網絡電商平臺購買書籍或試讀書籍的部分章節,書中包含的信息可視為在英國公開。與此類似,就報紙、新聞雜志、通訊社和電視機構置于其網站的新聞報道而言,英國法院基于網站上登載的信息可以被英國網民瀏覽進而視為該信息在英國得以公開。

  其二,與大多數國家適用“單一公開原則” 不同,英國法院適用 “多重公開規則”,這一規則在1849年的布倫斯維克公爵訴哈默一案中得以確立2。依據這一規則,毀譽信息的每次公開及每次銷售,都視為單獨的一次侵權行為,雖然英國法規定的訴訟時效只有1年,但除非所有的毀譽性言論和材料均已停止傳播和銷售,或互聯網網站停止對相關信息的讀取服務,否則,每次公開和銷售行為均構成單獨的訴訟時效起算點。

  其三,基于上述獨特的概念體系及寬松的管轄權規則,英國法院較容易取得跨國名譽權侵權糾紛的管轄權并適用英國的內國法。無論是藉由英國的國內法,抑或是歐盟《民商事訴訟管轄權和判決承認執行條例》(以下簡稱為《布魯塞爾條例Ⅰ》3),英國法院均可輕松取得對跨國名譽權侵權糾紛的管轄權。假設原告只對毀譽性材料在英國的公開行為尋求救濟,英國法院就可以獲得管轄權,繼而適用英國的內國法作出裁判,而對于毀譽性材料在國外的公開情況即使與案件的關聯程度較之在英國實施的公開行為更高,英國法院也會忽略這一情況,執意取得案件的管轄權。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是在于上文已述的英國法中對“公開”的特殊規定,及每次“公開”均構成一次單獨的侵權行為這一規定。另外,歐盟《非合同義務法律適用條例》(以下簡稱為“《羅馬條例Ⅱ》”4)并不適用于名譽權侵權糾紛,因而,英國法院往往依據英國的沖突法規則指定英國的內國法作為跨國名譽權侵權糾紛的準據法。

  其四,作為準據法的英國法側重于保護被侵權人的利益。依據英國法,在名譽權侵權訴訟中,被侵權人只需證明侵權人散布、傳播了損害其名譽的言論,而無需證明此種言論的真偽,也無需證明侵權人存在主觀惡意,而一旦敗訴,侵權人要支付一筆不菲的損害賠償金。英國法律傾向于保護受害人的名譽權等人格權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英國法在歷史上缺乏保障言論自由原則的憲法性規定;另一方面,英國法強調通過金錢性損害賠償來保護原告的名譽權,這使得英國的立法既不像美國那樣為名譽權侵權訴訟的被告提供憲法性保護以促進言論自由,又不像歐洲大陸國家那樣強調制止誹謗行為和恢復原告受損名譽5。實踐中,英國法院判決中的損害賠償數額是由陪審團在法官的指引下確定的,而事實上,法官很少對陪審團作出指引,陪審團往往依據自身的主觀感受確定賠償金的數額,除了補償性的損害賠償之外,英國法院可以根據侵權人行為的嚴重程度和主觀狀態增加損害賠償金的數額,主要情形有:侵權人未能道歉、未能撤回毀譽性材料和言論、重復進行毀譽行為、訴訟中的拖延行為和對陪審團作歪曲性表述等6。此外,敗訴一方要承擔全部的訴訟及相關費用7,其中的訴訟費用由法官確定8。英國過往的研究表明,在被選取的12個歐洲國家和地區之中,英格蘭、威爾士、愛爾蘭和意大利的訴訟費用位居前四位,其中,英格蘭、威爾士的訴訟費用是愛爾蘭的4倍,愛爾蘭的訴訟費用是意大利的10倍9。

  (三)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的影響分析

  1.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影響到英國國內媒體行使輿論監督的權利。2010年針對英國出版行業的抽樣調查表明,由于擔心陷入名譽權等侵權訴訟的風險,所有的接受調查的出版商中都在出版前對相關內容作了修改,有60%的被調查對象表示會避免出版與之前提起過名譽權侵權之訴的個人和公司有關的出版物。英國的保險公司也適時推出名譽權侵權訴訟險,接受調查的公司平均每年花費8萬多英鎊投保此類險種,而一旦涉訴,保險金的數額第二年就會提高。接受調查的出版商中有40%的商家表示,一旦收到名譽權侵權訴訟的威脅,會放棄相關的出版計劃10。雖然新聞機構可以援引雷諾德訴泰晤士報案判決中的10種考量因素11,以所涉話題涉及公共利益為由提出抗辯,但就10項因素中的每一項提出證據所耗費的成本將達到10萬到20萬英鎊之間12,且具體結果不甚明了,因而,刊載道歉聲明或撤回相關報道是最經濟也是最安全的選擇。

  2.以美國為代表的其他國家認為英國法院作出的判決威脅到其國內法中保護的基本權利。在全球信息傳播已然成為一體的互聯網時代,在英國進行的誹謗擇地訴訟波及的范圍已然影響到大西洋彼岸的美國。雖然在名譽侵權的構成要件方面,英國法律和美國法律有許多相同之處,例如:二者都要求原告證明相關言論具有毀譽性,針對的對象是原告本人,而且該信息至少向原告之外的另一人作了傳播,原因在于毀譽法保護的不是原告個人的內心感受,而是社會上對原告的評價,但兩國的名譽權侵權認定規則存在重大不同,主要表現為:藉由1964年紐約時報訴薩利文案,美國的認定規則確立了額外的幾個要件,包括:該言論是虛假的;被告具有過錯,并且上述言論的公開行為對原告造成了損害13。但依據英國的立法,毀譽性言論自動被視為具有虛假性,并對被侵權人造成損害,因而依據英國法,原告無需證明自身受到損害,可以徑直要求損害賠償。此外,與英國的“多重公開規則”不同,美國采用的是“單一公開原則”,即:依據毀譽性材料的第一次公開日為基準起算訴訟時效,而依據美國各州法律,訴訟時效從一到三年不等,依據單一公開原則,提起的訴訟與第一次公開行為有關,而與之后的公開行為無關。

  摩哈法茲訴艾倫菲爾德案14是英美兩國在名譽權侵權認定規則存在歧異而導致沖突的典型例證。艾倫菲爾德是一位美籍以色列裔作家,在她的一本有關國際恐怖主義的著作中,她指稱沙特阿拉伯商人哈利德.摩哈法茲曾經向國際恐怖主義分子提供資金,該書在美國出版,艾倫菲爾德及該書的出版商均聲稱并未在英國推銷此書。不過,該書還是通過電子商務平臺亞馬遜在英國售出23本,英國讀者也可以在亞馬遜網站上試讀該書的若干章節。摩哈法茲和他的兩個兒子在英國對該書作者艾倫菲爾德和出版公司提起訴訟,英國法院以該書內容在英國得以公開為由主張取得管轄權,艾倫菲爾德卻以經濟原因為由拒絕應訴,摩哈法茲父子最終獲得英國法院的一份缺席判決。英國法院認為艾倫菲爾德的有關摩哈法茲資助恐怖主義分子的敘述不實,要求她向摩哈法茲父子三人各支付1萬英鎊的賠償金并負擔訴訟費用,此外,法院發出一份禁令,禁止艾倫菲爾德及出版公司在英國公開該書內容。該書只在英國售出23本,卻要支付數額巨大的賠償金和訴訟費,有學者認為該判決的潛在后果之一是嚇阻作者今后不敢從事公開出版活動。另外,英國法院發布的禁令也要求艾倫菲爾德及該書的出版商不得在英國公開該書的內容,這一禁令具體包含兩個方面:一是不能將書的內容上傳至互聯網,也不能通過電子商務平臺出售該書的紙質版本,而這勢必將影響到該書通過電商平臺在他國的銷售。因而,即使該判決的只涉及在英國產生的損害后果,而在實際效果上,這類禁令對包含有系爭言論的出版物在其他國家的銷售行為產生直接影響,這也是英國法院所始料未及的局面。由于在互聯網上公開的內容理論上可以由包括英國的網民在內的全球各地的網民獲取,因而,許多人人基于寒蟬效應(chilling effect)而不敢貿然在互聯網上發表可能產生毀譽效果的言論。

  美國的立法傳統偏重于保護輿論監督及言論自由,因而美國在州和聯邦層面均出臺法律來應對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例如:艾倫菲爾德住所所在地的紐約州于2008年通過《誹謗恐怖主義保護法》,該法規定:除非外國法院適用的有關名譽權侵權糾紛的實體法對言論自由提供了美國憲法和紐約州法律同等程度的保護,否則,紐約州法院對外國法院作出的判決不予承認和執行15。這一立法的引領作用十分明顯,引發其他州紛紛效仿,例如:2008年至2010年間,美國先后有佛羅里達州、伊利諾伊州和加利福尼亞州通過類似的立法;在聯邦層面,美國國會2010年通過《保護延續性憲法傳統法(The Securing the Protection of Our Enduring Constitutional Heritage)》(有人取其英文標題首字母,稱之為“SPEECH”法),該法也規定:除非外國法院的判決符合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中所保護的言論自由,否則,美國法院對外國法院作出的有關名譽侵權的判決不予承認和執行。

  二、歐盟及英國應對誹謗擇地訴訟現象的立法及司法實踐述評

  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及其不利影響引起了歐盟和其成員國英國的關注,由于在歐盟范圍內統一名譽權等人格權侵權認定的實體規則難度很大,又因為誹謗擇地訴訟本質上是一種挑選法院的行為,因而歐盟的相關工作主要是從名譽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的管轄權等角度加以完善,作為歐盟成員國的英國一方面及時吸收了歐盟的立法及歐洲法院在司法實踐中表達的觀點,另一方面完善了國內實體法,其中集大成者是2013年修訂后《毀譽法》(以下稱為“《2013毀譽法》”),上述措施的結合已經有效減少了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

  (一)歐洲法院對名譽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管轄權規則解釋的演進

  歐盟有關民商事爭議管轄權的規則主要有《布魯塞爾條例Ⅰ》,該條例適用于被告的住所位于歐盟成員國境內的情形,而依據《布魯塞爾條例Ⅰ》第4條的規定,當被告的住所位于歐盟成員國之外時,歐盟各成員國法院對該案件的管轄權依據各該成員國的國內法加以確定。2015年1月15日,修訂后的《布魯塞爾條例Ⅰ》(以下簡稱為“《布魯塞爾條例Ⅰ(重訂)》”)生效,該新條例中視被告住所是否位于歐盟成員國境內,成員國法院行使管轄權時應作區別處理的做法得以保留!恫剪斎麪枟l例Ⅰ》中包含一般管轄規則和特別管轄規則兩種類型,一般管轄規則體現在第2條規定的原告可以在被告的住所地法院提起訴訟,其基礎在于被告與法院之間的關聯性,被告一方面可以在其住所地針對原告的起訴展開充分的抗辯活動,另外,被告的主要財產一般也位于其住所地,有利于判決的承認與執行16。這種一般管轄規則涵蓋全部類型的民商事糾紛,因而也包括名譽權侵權糾紛。但是,就名譽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訴訟而言,有關管轄權的規定主要是第5(3)條體現的特別管轄規則,特別管轄規則是一般管轄規則的例外,其著眼點在于訴訟與管轄法院有著更為緊密或實質性聯系,依據特別管轄的規定,原告可以在損害事實地(place of harmful event)提起訴訟,由于損害事實地本身是一個比較模糊的概念,以損害事實地為管轄依據,并不能避免誹謗擇地訴訟這一挑選法院現象,因而歐洲法院在司法實踐中對該概念作了明晰化解釋。

  1.歐洲法院對“損害事實地”的界定及完全管轄權和部分管轄權的劃分。由于《布魯塞爾條例Ⅰ》的前身是《布魯塞爾公約》,因而,歐洲法院此前對《布魯塞爾公約》的解釋對理解《布魯塞爾條例Ⅰ》有重要的參考價值。在1976年畢爾(Bier)案中,侵權行為在法國發生,損害結果在荷蘭產生,歐洲法院將上述事件中的法國和荷蘭均解釋為《布魯塞爾公約》中所指稱的“損害事實地”,因而,侵權行為地和損害結果地都是“損害事實地”;在1995年的舍維爾案17中,原告指控一家法國報紙刊發了包含有毀譽性內容的文章,原告的住所設于英國,該報紙在法國的發行量約為20萬份,而在英國的發行量只有約250份,此外,該報在其他成員國也有少量發行。與畢爾案只涉及兩個國家不同,舍維爾案涉及多個國家,而其他多個國家均有潛在的管轄權。在該案中,歐洲法院援引了前述畢爾案中的規則,對損害事實地作了寬泛的界定,歐洲法院認為,在跨國名譽侵權糾紛中,原告可以在系爭出版物得以銷售的成員國或出版商成立地所在的成員國境內提起訴訟,這一判決的結果與畢爾案保持一致,但是,歐洲法院也認為,出版商設立地所在國法院取得完全管轄權,可以就全部的損害作出判決,而出版物得以銷售的成員國法院取得部分管轄權,只能就在該國發生的損害后果作出判決。這一結論在互聯網普及的時代可能顯得不合時宜,原因在于,英國法院即使取得部分管轄權,仍可以禁止毀譽性材料通過互聯網在英國傳播,但前文已述,其潛在影響實際上可以波及全球。

  2.互聯網上的名譽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引入被侵權人“利益中心地”的管轄權標準。2011年,歐洲法院針對互聯網上的名譽權侵權糾紛做出一個有重大影響的判決18。該案的核心問題之一是舍維爾案中的原則能否適用于與互聯網相關的名譽權侵權糾紛。該案中,設立于奧地利的e時代廣告公司在互聯網上建立一個專門挖掘舊新聞的網站。1993年,X和其兄弟聯手謀殺一名知名的男演員而被德國一家法院判決有罪,X嘗試阻止該網站在報道這一舊聞時披露其真實姓名未果后,依據《布魯塞爾條例Ⅰ》第5(3)條的規定在德國法院提起訴訟。如果遵循舍維爾案判決中確立的原則,德國法院只能就X在德國遭受的潛在的損害行使管轄權。

  在該案中,歐洲法院首先確認了舍維爾案判決中體現的原則,接著,法院對互聯網名譽權、隱私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和與傳統紙質媒體相關的上述侵權糾紛進行了區分,歐洲法院認為:將相關內容放在網站上,這一行為應該與傳統的紙質媒體進行局部性擴散相區別,前者的目的在于盡可能擴大相關內容的傳播范圍,這一內容可立即被全球范圍感興趣的網民檢索到,這一范圍不限于法人的設立地,且這一范圍也是發布者無法控制的。因而,互聯網大大減少了擴散范圍這一標準的有用性,而一旦相關內容被置于互聯網,該內容的擴散范圍是全球性的。此外,從技術的角度而言,以某一成員國國境為參照,意圖準確地衡量擴散的范圍,并評估在該成員國境內造成的損害后果,這是難以做到的。困難之處在于:難以依據舍維爾案判決中確立的原則,確立在互聯網語境下評估損害后果范圍的標準。進而,歐洲法院針對互聯網中的名譽權、隱私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對舍維爾案判決體現的原則做了修改,歐洲法院認為:互聯網侵害人格權糾紛的被侵權人,可以在侵權行為地就全部損害提起訴訟,另外,被侵權人的中心利益所在地(center of interests)的法院能最好地對此種損害做出評估,由該法院行使管轄權也符合正義的原則。

  歐洲法院進而詳細解釋了“利益中心地”這一概念,認為:利益中心地通常情形下系指慣常居所,但是,某人的利益中心地也可以位于其慣常居所之外的其他歐盟成員國境內,例如其從事專業性活動的所在地。歐洲法院也認為,利益中心地這一概念也為被告提供了穩定的法律預期,原因在于:當發布者將某一內容置于互聯網時,應知道該內容所涉及對象的利益中心所在,提出利益中心地這一概念一方面便于原告提起訴訟,也使得被告清楚預見他會在何地的法院涉訴。不過,歐洲法院也認為歐盟其他成員國的法院仍可以就其境內發生的損害行使管轄權?偠灾,歐洲法院在e時代廣告公司案中修正了舍維爾案判決的觀點,表現為:就全部損害的賠償責任而言,被侵權人可以選擇在發布系爭內容的出版者的設立地法院,也可以在其利益中心所在地的法院提起訴訟;被侵權人也可以選擇在系爭內容被放置于互聯網之上,或可以檢索到系爭內容的成員國境內提起訴訟。不過,就后兩種情形而言,所涉成員國法院只能對在其境內發生的損害后果行使管轄權。

  有學者認為:歐洲法院在e時代廣告公司案的判決總體上受到歡迎,原因在于這一判決總體上在被侵權人與出版者利益之間達致平衡。被侵權人可以針對其已經遭受的和即將遭受的全部損害在其利益中心地法院提起訴訟,而利益中心地通常情形下就是他的慣常居所地。與此類似,被侵權人也可以在出版者的設立地就其遭受的全部損害提起訴訟。另外,將其他成員國法院的管轄權限定在其境內發生的損害,就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而言,歐洲法院的目的在于削弱被侵權人在英國法院提起訴訟的動機19。但是,如果試圖完全消除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歐洲法院應該完全消除在上述成員國法院提起訴訟的可能性,原因在于:即使在e時代廣告公司案判決發布之后,設在歐洲的出版機構仍然面臨這一風險,即:出版機構通過互聯網發布了經常居所并不設在英國的人士的毀譽信息,但該人士仍可以就在英國產生損害為由提起訴訟。此外,特別管轄優先于一般管轄適用的條件也是存有爭議的20。

  (二)英國對跨國名譽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管轄權規則的完善

  1.英國國內民事訴訟規則總體上與歐盟立法及歐洲法院的判決保持一致。就英國法院而言,當被告位于歐盟成員國境內時,英國法院依據《布魯塞爾條例Ⅰ》確定管轄權,而當被告的住所位于歐盟成員國之外時,則又需要參照英國法來確定英國法院的管轄權。依據普通法規則,如果被告在歐盟境內沒有住所,英國法院可在以下情形下行使管轄權:1.被告短暫出現在英國,在此期間,法院可對其送達相關的令狀;2.依據《英國民事程序規則和實踐指引(the English Civil Procedure Rules and Practice Direction)》第Ⅳ章,第6部分6B,規則第3(1)(9)條的規定,在侵權案件中,如果侵權行為的損害結果在英格蘭和威爾士發生,或侵權行為在英格蘭和威爾士實施,英國法院均有權管轄,英國國內法的上述規定,與歐洲法院在畢爾案中做出的判決保持一致,就核心規則而言,英國的民事訴訟規則與《布魯塞爾條例Ⅰ》中第5(3)條保持一致。在上述兩種情形中,均應適用不方便法院原則來考量英國法院是否為受理案件的最適當法院,即:在特定案件中,經過評估,如果其他國家法院很明顯是更為適當的法院,英國法院應停止審理案件。

  2.《2013毀譽法》中的管轄權規則只部分約束誹謗擇地訴訟現象。就跨國名譽權侵權糾紛案件而言,在《2013毀譽法》出臺之前,如果原告只是就在英國發生的毀譽信息公開行為尋求救濟,由于英國法院并不適用單一出版原則,使得英國法院只會評估在英國境內實施的公開行為,而對境外實施的公開行為不予考慮,因而,英國法院認為,就尋求在英國境內實施的公開行為的救濟而言,英國法院是最為適當的法院,英國法院應繼續審理案件。實踐中,原告事先往往只會基于在英國境內的毀譽信息公開行為尋求救濟,這是原告傾向于在英國提起跨國名譽權侵權訴訟的在管轄權方面的原因!2013毀譽法》出臺以后,這一現象有所改觀,該法第9章就被告在英國和歐盟成員國境內設立住所情形下的管轄權作了規定,內容為:在所有的系爭言論被公開發表或出版的地點中,除非有關證據能使英國法院信服,英國法院是受理該爭議的最合適法院時,英國法院才能受理案件。因而,如果某一系爭言論或觀點在英國和英國之外都予以發表,英國法院應從全球的宏觀角度來考慮自身是否為最合適的法院,這一規定主要是應對名譽權侵權糾紛擇地訴訟現象而擬訂的。

  這一管轄權方面的測試的目的在于克服以往的這一痼疾,即:因為原告特意將訴由聚焦于誹謗性言論在英格蘭和威爾士境內對其造成的損害,英國法院便理所當然地取得對這一案件的管轄權。此外,這一管轄權測試也要求法院考慮包括原告能否在其他法院獲得公正聽審等其他因素。置言之,第9章(2)的目的在于糾正既往的情形下,一旦原告特意將救濟對象集中于英國境內的公開發布和出版行為,英國法院即取得管轄權,而對不方便法院原則的其他因素不予考慮的慣常做法,但依據新的規則,英國法院在決定是否受理案件時,也應考慮系爭言論和信息在國外發布或出版的狀況。立法者曾用例子來說明這一管轄權方面的測試:如果某一言論或材料在澳大利亞出版了10萬份,而在英國只出版了50份,基于這一情形,有管轄權的最恰當的法院是澳大利亞法院,而不是英國法院。在《2013毀譽法》頒布之前,出現上述情形,如果原告只對英國境內實施的出版行為尋求救濟,就此訴由而言,英國法院也會認為自身是可以行使管轄權的最為恰當的法院,即使依據不方便法院原則,在英國法院的訴訟也不應該中止,但依據《2013毀譽法》中的新的管轄權規則,英國法院對此類案件沒有管轄權,因而《2013毀譽法》在管轄權方面提出了應對誹謗擇地訴訟泛濫的有效措施21。

  (三)《羅馬條例Ⅱ》中的法律適用規則無法約束誹謗擇地訴訟

  1.《羅馬條例Ⅱ》現有條款不適用于隱私權、名譽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

  在歐盟成員國范圍內,非合同之債的法律適用主要依據《羅馬條例Ⅱ》22。雖然《羅馬條例Ⅱ》適用于大多數非合同之債的法律選擇過程,但依據第1(2)(g)條,該條例并不適用于名譽權、隱私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在此前的條文議定期間,因為涉及到言論自由和名譽權、隱私權等人格權的平衡保護問題,歐盟成員國對此做法不一,而依據《羅馬條例Ⅱ》中的一般性規則,非合同之債適用損害結果發生地法,如果將該規定引申應用于名譽權、隱私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將適用被侵權人的經常居所地法,歐盟的傳媒界認為,依據這一規則予以適用的法律是他們無法預計的,適用這一法律也可能會危及媒體言論表達的自由。作為一種妥協,各方同意《羅馬條例Ⅱ》的規定不適用于名譽權、隱私權等人格權侵權領域,因而,有關糾紛案件的法律適用問題交由各成員國的國內法加以解決。

  2.完善《羅馬條例Ⅱ》的探討。

  依據《羅馬條例Ⅱ》第30(2)條,歐委會應于2008年年底前就侵犯名譽權、隱私權等人格權而產生的非合同之債法律適用問題進行研究,同時應注意保護出版自由和言論自由,而實際上,歐委會對上述議題的研究進展不大,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歐洲議會法律事務委員會推進這一議題的研究,并出臺了一份報告23。該報告認為《羅馬條例Ⅱ》不應妨礙實現成員國憲法中規定的出版自由和媒體言論自由等基本權利。該報告第5a(1)條擬訂了關于法律適用方面的規范,其中規定應適用與人格權侵權案件有最密切聯系、發生損害或可能發生損害結果國家的法律,但是,依據第5a(2)條,依據上述規則指定的法律如果是被告事先所不能合理預料的,則適用被告慣常居所所在地的法律。該報告的第5a(3)條為通過紙質媒介或通過廣播方式的侵權行為制定特殊規則,主要內容是:出版行為或廣播行為主要針對國應該被視為損害發生地或可能發生地從而被視為與糾紛有最密切聯系,出版物和廣播活動的針對國應通過以下特征加以鑒別:出版物和廣播所使用的語言,與銷量或受眾總人數相比,該特定國家的銷售量或受眾人數所占的比例,或是將上述因素結合考慮。如果上述特征并不明顯時,應適用對素材實施編輯、控制的國家的法律。另外,第5a(4)條規定禁令等事項應適用出版商、廣播者經常居所地法律。

  總體而言,歐洲議會法律事務委員會的上述報告是在保護言論自由和保護隱私權之間做出平衡方面的又一次嘗試,多數情況下適用被侵權人的經常居所地法,只有在侵權人無法合理預計到被侵權人的經常居所地等少數情況下,才適用侵權人經常居所地法,不過也有反對者認為與損害有最密切聯系這一原則彈性較大,且答案不一而足。有學者提供另一種解決方案,即:原則上應適用被侵權人利益中心地法律,但在出現以下情形時可背離這一原則:一、如果案件實質上與另一國家有更為密切的聯系,則應適用該另一國家的法律;二、侵權人并非計劃在被侵權人的利益中心地發表或出版誹謗性言論,則也適用與案件有更密切聯系國家的法律。這一方案能很好地協調法律選擇規則與《布魯塞爾條例Ⅰ》中管轄權規則24。另外,如果這一建議能被接受,將大為減少英國內國法的適用機率,從而減少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

  (四)英國國內法中的法律適用規則約束誹謗擇地訴訟現象效果有限

  1995年的《英國國際私法(雜項規定)》中對侵權的法律適用問題重新作了規定,但如同《羅馬條例Ⅱ》一樣,跨國名譽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不在其適用范圍。因而,此類侵權糾紛的法律適用規則由普通法加以調整。英國法院對跨國侵權的認定采取雙重可訴原則,即認定境外的行為構成侵權,必須滿足該行為根據行為地法和作為法院地法的英國法均屬侵權的條件,如果侵權行為是在國外實施,英國法院將適用與該行為有最密切聯系的國家的法律,如果侵權行為是在英國境內實施,英國法院會徑直適用英國法來判斷是否構成侵權。在實踐中,英國法院往往會積極主張案件的管轄權,并適用作為法院地法的英國法。因而,從目前而言,減少誹謗擇地訴訟現象的應從英國國內實體法著手。

  (五)英國《2013毀譽法》從實體法角度嘗試約束了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

  2013年4月2日,英國議會通過《2013年毀譽法》,該法的目的在于:確保訴訟程序不被用于威脅科學和學術方面的自由討論,不得阻礙負責任媒體的調查式報道及其他組織實施的對社會有益的工作,從而減少誹謗擇地訴訟的現象,體現上述目的主要規定有:

  1.引入“單一公開規則”及要求原告提交證據證明其名譽受到嚴重侵害。前文已述,英國法中此前采用的“多重公開原則”是造成誹謗擇地訴訟現象的主要原因之一,《2013毀譽法》確立單一公開原則,以出版物第一次被公開的日期作為訴訟時效的唯一起算點25,但前提是后續的公開行為與第一次公開的方法并無實質上的不同26,比較的標準包括公開的范圍和內容的詳盡程度等。此前的立法中,原告無需證明毀譽性言論給自身帶來損害,而在《2013毀譽法》中,原告必須證明存在這種損害27,公司法人作為原告時,還須證明被告的毀譽性言論對自身造成經濟損失28。有分析指出,這一新規定會抑制被侵權人提起訴訟的動機29。

  2. 簡化雷諾德測試!2013毀譽法》吸收了雷諾德訴泰晤士報案30中的部分原則,但簡化了其中包含的10種類型測試法,這一規則主要適用于涉及到公共利益的新聞報道中。簡化后的測試只要被告分兩步提出抗辯,即:報道的作者是出于公共利益方面的考慮撰寫了文章,并且作者相信其寫文章的初衷是維護公共利益31。新的兩步分析法一方面包括考察被告內心是否確信出于維護公共利益這一主觀問題,同時也考察根據周遭情形,這種確信是否合理這一客觀問題。在考慮這一確信是否合理時,雷諾德案中總結的10種方法還可以為法官提供參考。如何認定“公共利益”,過往的判例中認為其系指:影響到數量眾多人的利益,從而引起他們關注其對自身利益發生何種影響及其走向的事務32。

  3.給予經過同行評議的學術期刊以一定程度的特殊保護。依據《2013毀譽法》,與科學和學術相關的,并且經過同行評議的,在學術期刊上發表的文章受到該法一定程度的特殊保護33。這一保護的前提是該文章除經認真負責的期刊編輯審閱之外,還須經過具有相關專業知識的另一人審閱34,且并非出于惡意而出版該文章35。也有律師認為這一保護的范圍略顯狹窄,認為應該將學術和科學論文作為一種特殊門類單獨加以保護,而不是僅僅限于其中經過同行評議的學術論文36。另外,該法對網站內容主要由網民生成的網站運營人提供更多保護。

  三、對歐盟及英國現有規則的總體分析

  (一)《2013毀譽法》可減少誹謗擇地訴訟現象

  英國《2013毀譽法》的出臺可以減少該國盛行的誹謗擇地訴訟現象,《2013毀譽法》中“單一公開原則”與第9部分有關管轄權的規則相結合,標志英國在消除誹謗擇地訴訟現象方面取得長足的進步,第9部分的主要內容是,對被告未在英國和歐盟其他成員國境內設立住所的情形而言,在毀譽性材料被散布傳播的所有地點中,只有英格蘭和威爾士是與訴訟有最密切聯系地點的情形下,該兩地的法院才可以取得案件的管轄權。

  (二)英國仍然可以取得跨國名譽權侵權糾紛的局部管轄權

  然而,從歐洲的角度來觀察,在英國實施的誹謗擇地訴訟仍然會存在。原因在于:歐洲法院雖然在e時代廣告公司案中修改了舍維爾案判決中的部分原則,但這一做法未能徹底消除誹謗擇地訴訟現象,原因在于英國法院仍然可以獲得地方性局部管轄權,因而,有必要在歐盟的立法層面解決這一問題,相關的訴訟管轄權的規則可以在幾個方面加以修改:其一,就被告住所不在歐盟成員國境內情形下的管轄權問題,歐盟可以統一成員國的規則,實際上,在修訂《布魯塞爾條例Ⅰ》時,歐委會曾提出過此方面的建議37。但是,多數成員國拒絕這一提議,因而,在歐盟層面統一成員國相關立法的愿景短期內無法實現;其二,更為激進的做法是該修改《布魯塞爾條例Ⅰ》第5(3)條(《布魯塞爾條例Ⅰ(重訂)》的第7(3)條),對侵犯名譽權、隱私權等人格權的案件,不應存在部分管轄權,就上述案件而言,只有被侵權人利益中心地法院和出版者設立地法院才有管轄權。不過,根據相關的談判進程,對《布魯塞爾條例Ⅰ》(《布魯塞爾條例Ⅰ》(重訂))的完善工作在2022年之前不會被提上議事日程。已進行的談判對名譽權侵權糾紛擇地訴訟現象有所涉及,并作出了原則性的說明,該說明認為:除了被告的住所,出于維護正義的目的,根據最密切聯系原則,應視訴訟行為與法院的關聯可以找出替代管轄法院,這種最密切的聯系應保證法律上的確定性,應避免對被告在其無法預見的成員國法院提起訴訟,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名譽權、隱私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之中。

  (三)名譽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法律適用規則亟待統一

  法律適用方面,《羅馬條例Ⅱ》允許歐盟成員國在審理此類案件時可以適用本國的法律適用法,在上述前提下,除非英國為名譽權等人格權糾紛擇地訴訟制定特別的法律適用規范,且該新規則較之目前的規則不那么偏好法院地法,否則,在英國境內提起的名譽權等人格權侵權糾紛案件,英國法院仍將適用本國的實體法規范。如果立法者仍不填補《羅馬條例Ⅱ》中的漏洞,在英國進行誹謗擇地訴訟仍會繼續存在。有學者認為,在上述行動被采取之前,歐洲的報紙和其他媒體在互聯網上發布在英國法下構成侵犯名譽權等人格權的言論或資料時,應該對此倍加謹慎,原因在于:依據《布魯塞爾條例Ⅰ》和《布魯塞爾條例Ⅰ(重訂)》,英國法院對此仍有局部的地方性管轄權,除非判決有違反公共政策的極端情形,否則該判決會得到承認與執行,而設立在歐盟成員國之外的媒體可以稍稍放松,因為依據《2013毀譽法》的規定,立法者限制了英國法院對此類跨國名譽權侵權糾紛的管轄權38。

  總體而言,隨著歐盟及英國完善相關的管轄權、法律適用及實體法規范,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已得到有效遏制,但隨著英國脫歐進程進入尾聲,其對規制誹謗擇地訴訟英國化現象的影響尚待進一步觀察。

  注釋

  1Emily C.Barbour.The SPEECH Act:The Federal Response to Libel Tourism,CONGR.RES.SERVICE 1 (2010).
  2Duke of Brunswick v.Harmer [1849] 4 Q.B.185.
  3EU Regulation 44/2001 on Jurisdiction and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Judgments in Civil and Commercial Matters [2001] OJ L12/1.
  4EU Regulation 864/2007 on the Law Applicable to Non-Contractual Obligations (Rome II) [2007] OJ L199/1.
  5劉仁山.歐盟平衡人格權與言論自由的立法實踐—以人格權侵權法律適用規則之立法嘗試為視角[J].環球法律評論,2014,(6):181.
  6參見Suttcliffe v.Pressdam Ltd.[1991] 1 Q.B.153,184,C.A.
  7參見Aiden Shipping v.Interbulk [1986] 1 A.C.965,981.
  8參見U.K.Supreme Court Act § 51 [1981,c.54]
  9House of Commons Culture,Media and Sport Comm.:Press Standards,Privacy and Libel,Second Report of Session 2009-10,Vol.1 37-122.
  10Emily Cleevely,The Effects of the English Libel Laws on the Freedom to Publish—A View from the Publishing Industry,29 PROMETHEUS 75-77 (2011).
  1110項考量因素主要有:被指控事實的嚴重程度;所涉事項公眾關注的程度及其緊要程度;報道中所使用信息的來源;報道者驗證信息真偽的方法;報道者是否向被報道對象進行了求證;報道中是否包含被報道者相關描述的要旨;文章的基調;文章出版的情境和時機。
  12House of Commons Culture,Media and Sport Comm.:Press Standards,Privacy and Libel,Second Report of Session 2009-10,Vol.1-152.
  13參見Times v.Sullivan,376 U.S.at 279.
  14Bin Mahfouz v Ehrenfeld [2005] EWHC 1156 (QB).
  15Staveley-O’Carrol,“Libel Tourism Laws:Spoiling the Holiday and Saving the First Amendment?” (2009) 4 New York University Journal of Law & Liberty 252.
  16黃志慧.歐盟關于人格權侵權管轄規則的晚近發展—以歐洲法院的司法協調為據[J].暨南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5,(5):130.
  17Fiona Shevill,Ixora Trading Inc.,Chequepoint SARL and Chequepoint International Ltd v.Presse Alliance SA (1995) case C-68/93,Court of Justice of the European Union.
  18Case C-509/09 and Case C-161/10 (joined cases),eDate Advertising v X and O and R Martinez vMGN Ltd [2011] ECR I-0000,judgment of 25 October 2011.
  19Peter A.Nielsen,Libel Tourism:English and EU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Journal of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Vol.9,No.2,278.
  20黃志慧.歐盟關于人格權侵權管轄規則的晚近發展—以歐洲法院的司法協調為據[J].暨南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5,(5):135.
  21Explanatory Notes to the Defamation Bill as brought from the House of Commons on 21 September 2012 [HL Bill 41],12.
  22依據《羅馬條例Ⅱ》第4(4)條,就侵權行為產生的非合同之債,應適用損害結果發生地法,而不論損害原因地或間接損害結果地出現在何地。依據第4(2)條,如果侵權人和被侵權人在損害結果發生時在同一國家內設有慣常居所,應適用該國法律。第4(3)條規定了例外條款,即:盡管有上述兩款的規定,但相關情形表明,侵權行為明顯與上述條款指定的國家以外的其他國家有更為密切的聯系,則適用該第三國的法律,如果雙方之間存在例如合同之類的關系,那么,這種事先存在的合同關系可能是更密切聯系的一個判斷因素。此外,《羅馬條例Ⅱ》中為諸如產品責任、不正當競爭、知識產權侵權等特殊類型的侵權行為規定了法律適用規則。
  23報告的名稱為: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f 2 May 2012 with recommendations to the Commission on the amendment of Regulation (EC) No 864/2007 on the law applicable to non-contractual obligations (Rome II)(2009/2170 INI).
  24Peter A.Nielsen,Libel Tourism:English and EU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Journal of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Vol.9,No.2,284.
  25U.K.Defamation Act § 17(3) [2013,c.26].
  26U.K.Defamation Act § 8(4) [2013,c.26].
  27U.K.Defamation Act § 1[2013,c 26].
  28U.K.Defamation Act §1(2) [2013,c 26].
  29Timothy Pinto.Defamation Act 2013-Taylor Wessing analysis:http://www.taylorwessing.com/fileadmin/files/docs/The-Defamation-Act-2013.pdf
  30[2001] 2 A.C.127.
  31U.K.Defamation Act §4(1)(a)(b).
  32London Artists,[1969] Q.B.375 at 391.
  33U.K.Defamation Act § 13.
  34U.K.Defamation Act § 6(3)(b).
  35U.K.Defamation Act § 6.
  36Timothy Pinto.Defamation Act 2013-Taylor Wessing analysis:http://www.taylorwessing.com/fileadmin/files/docs/The-Defamation-Act-2013.pdf
  37Proposal for a Regulation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n Jurisdiction and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Judgments in Civil and Commercial Matters of 14 December 2010,COM(2010) 748 final/2,Art 4(2).
  38Peter A.Nielsen,Libel Tourism:English and EU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Journal of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Vol.9,No.2,280.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我們的服務
聯系我們
相關文章
网球比分板 股票平台开户哪个好 初学者模拟炒股软件 黑龙江福利彩票p62走势图 陕西快乐10分下载 今天上证综合指数 贵州11选5五码遗漏 十一运夺金前三直预测 原油下跌利好哪些股 天津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23上证指数